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观点新知 > 棱镜|视觉中国版权争议让知识共享再受追捧:更有弹性的版权协议

棱镜|视觉中国版权争议让知识共享再受追捧:更有弹性的版权协议

2019-04-13 22:56

图片库“视觉中国”因销售版权情况存有争议的作品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个衍生的话题是,除“保留所有权利”以及“放弃所有权利”这处于两个极端的选项外,版权作品所有者能否更灵活地处置版权作品?

答案是:有的。权利人可以选择“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 CC),灵活选择版权作品的授权形式,“保留一些权利,而放弃另外一些权利”。

一家推广知识共享协议的非营利组织在网站上写道,“知识共享将帮助你合法分享知识及创意”。

这不是一种新创立的权利,而是基于各地版权保护原则的权利细分。以中国为例,2010年施行的《著作权法》将著作权(版权)细分为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17项权利。

而知识共享授权方式则允许权利人在姓名标示、禁止衍生、非商业使用、以相同方式分享等几个细分权利中进行挑选并组合。

棱镜|视觉中国版权争议让知识共享再受追捧:更有弹性的版权协议

(图注:知识共享协议在不同司法辖区通用的多种授权条款图示,来自“共享创意香港”网站)

以火爆网络的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为例,其版权属于Event Horizon Telescope(EHT),欧洲南方天文台以新闻稿形式发布了照片,而根据欧洲南方天文台的版权要求:使用这一图片仅署名即可。

根据这一授权协议,使用者还可以在保持版权说明的前提下,利用这一照片进行衍生创作,甚至将照片用于商业用途。但需要说明的是,图片的版权本身并未转移,仍属于EHT。

在其他案例中,香港电台向公众提供部分作品,允许公众在署名、非商业性及禁止衍生的条件下,“自由复制、分发展示及表演”。此外,谷歌、Youtube及Flickr均提供搜索符合知识共享协议作品的功能。

作为一种减小版权限制,促进创意流通的版权许可协议,知识共享创立于2001年。而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研究者力图在中国推广这一更有弹性的版权协议。

知识共享的发起人、哈佛法学院教授莱西格(Lawrence Lessig)在人民大学的一次分享中提到,复杂艰深的版权法律日益僵化,对版权的严格控制深入每个人的生活;大众创作和参与热情被抑制,修改僵化的版权保护体系迫在眉睫。

知识共享是莱西格的解决方案之一,它与现行版权法兼容,但在法律范围内,提供更为“简单、高效、有针对性、可行性和现实性”的授权协议。

莱西格认为,妥协比“杀死”更有利于鼓励创新。他表示,长期实践证明“针对盗版的‘战争’永无止境,正确的方法应是通过某种方式达到‘和平’”。如果版权制度增加更多限制,“只会让律师从中受益,而不可能真正‘杀死’技术”。

此外,在针对“视觉中国”的声讨浪潮中,部分企业亮出含有自家商标的照片,如企业办公地外景等,认为图片社未经许可销售这类照片属于侵权。

事实上,这类诉求很难获得专业支持。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中小型企业司顾问维尔巴沃赫德(Lien Verbauwhede)在一篇分析拍摄版权作品时可能存在的法律隐患的文章中指出:

“与版权法不同,商标法本身并不限制在照片中使用商标”,但摄影者或者图片使用者不应让读者对“商标所有人与图片的关系引起混淆”——例如,让消费者错误地认为商标所有人对某些产品或服务背书。